学校是如何扼杀创造力

创造力教育与文化教育一样,应该放在公共教育的首要位置。

这是TED历史点击量最高的一段视频,在不到20分钟的演讲里,笑声此起彼伏,Ken Robinson 不时的停顿一下,让现场的幽默感发酵片刻,再继续他的故事。

画上帝的女孩

演讲从一个小女孩的故事开始。

小女孩坐在教室的后排,她从来都不是认真上课的那一卦,但每次绘画课她总是表现的得格外认真。老师从她身边走过,看着她的画板饶有兴致的问:“你在画什么啊”?

她说:“我画的是上帝”。
老师又问:“可没人知道上帝长什么样,你怎么画呢”?
她说:“等我画完,他们就知道了啊!”

这让我想起了在城大上研究方法的第一节课,我兴致勃勃问老师:“与没有什么比较权威的文献报告可以参考啊”?老师却一脸严肃的回我说:“没有什么所谓权威,许多诺贝尔奖也都挑战权威出来的,你应该自己学会去探索”。

从小到大的教育似乎总是在教我要掌握好一个标准,在这个过程中,那种与生俱来的冒险精神就慢慢的丢失了。现在回头想想,我这种不喜欢犯错,做事喜欢找参考标准的习惯应该也是在这种体制的陋习吧?

Ken Robinson 当然同意犯错并不等于创新,但是如果永不犯错,我们也永远不会创造出新东西,而问题是我们现在的教育体系却成最不容忍错误的地方。

多动症的治愈

第二个故事还是关于一个女孩的。她好动,不安分,在学校作业也不按时完成,所以妈妈把她带去了儿童医院做诊断。医生在诊室和女孩聊了一会,然后离开时打开收音机,让女孩自己在房间里面呆着,医生和妈妈在真是外面观察:女孩站了起来,随着收音机里头的音乐手舞足蹈。

妈妈和医生在门外看了几分钟,医生便说:你女儿没病,她是个舞蹈天才,你送她去上舞蹈学校吧”。

女孩后来她考入皇家芭蕾舞学校,成为芭蕾舞女主演,毕业后还成立了知名的的舞蹈公司——Gillian Lynne。

我一直相信每个人的出生都是带着某一项使命来着,成为一个教育者,一个歌手,一个学者等等,你不断破除哪些阻止你探索自我的障碍,最后发现你真正想成为的那个人。如果天生注定,一切只是时间问题

但是我们的公共教育系统都是建立在19世纪之前,为了满足当时满足工业化发展的需要,整个教育都围绕了两个基本的准则:

  1. 强调实用性:以工作为导向的科目是最重要的,所以许多孩子喜欢的科目,从小就不避免让他们过多的接触:别玩音乐了,反正也成不了音乐家;别画画了,反正成不了艺术家,所以整个全世界都被卷入了工业革命的热潮。
  2. 学术能力为标准:整个公共教育系统就是一个按部就班的程序,最终目标是为了考入大学,所以许多学生的创造力被钝化了,因为他们的专长在学校不仅不重视甚至还受到蔑视,所以整个教育体系培养的是大学教授。

但是教育的目的是培养未来公民,而不是未来技工——以功利为目的,这种方式对于未来将不再适用。而足最大限度地发挥创造力的方法,就是用孩子喜欢的方式去培养他们。

我们可能活不到未来的那天,但孩子们会的。所以我们要尽其所能,帮助他们能在未来有所作为。

这是一个教育家最后的话,我也以我在知乎看过的刘二所说过一句话做结尾:但凡是用心的学生,但凡是热爱教育事业的老师,都会捕捉住一点一滴的新奇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