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花

我还没来的及问她的名字,她就和我说:“他们叫我如花,红苹果,红脸仔……反正我有好多的外号”,她用手挡住下嘴唇乐乐呵呵地笑了起来。

她看着我皱起眉头:“你不知道如花吗?就是周星驰里面那个女的啊,好丑好搞笑的那个”。

哈哈,哈哈哈。

认识她的两天里,我常常不知道她为什么莫名其妙地笑了起来。在去见她之前,我们也只通过一次电话。

从广州到陆丰,2个小时的动车上,我不断的试图去来拼凑她各种可能的模样:16岁的少女,高二,先天性海绵血管瘤,右侧的半边脸肿胀,下嘴唇要比普通人大两倍,加上搜索图片的添油加醋,我一度还产生了取消拍摄的念头。。

周五晚上到了客栈后,我给她发了微信,想确定下隔天拍摄的行程。她说刚好在附近卖完豆浆,可以顺道过来见个面。

“我到客栈楼下了,你快点下来啊!”,我点开微信那条新的语音,下楼的路上仍在才想着这个朋友圈尽是护肤品广告的小女孩究竟会是什么样子。

我打开门,她一下子就认出了我:“阿半,阿半!”,她骑在一台鲜黄色的电动车上用力的向我招手。

她指着小路前面的医院告诉我说,那里前几天跳楼死了个隔壁学校的学生;

她说在夜市卖豆浆的时候,那些讨厌的客人常常连一块钱的豆浆都要让她便宜一点,走之前还要卷走了好长的一卷的手纸;

她说她出生时她妈看了自己这么丑,本来想放在脸盆顺着河水冲走,是姑妈劝说下才勉强留了下来;

“我妈最近好郁闷,她去年跟高利贷借钱周转给一个亲戚,然后被这个亲戚跑路了,我就只能拿自己的好不容易赚的钱去帮妈妈还利息……”。

“明明知道我们卖豆浆赚的都是辛苦钱,还要骗我妈,也是蒙逼了,哈哈哈”,我不停的点头,她不停的说着,笑着。

哈哈,哈哈哈。

快12点的时候小起了小雨,我让她赶紧回去,我也好准备明早的拍摄。

隔天早上,她还是骑着那台黄色的小电动,准时的出现在客栈楼下。我把器材包放上后座,她神气地和我说:“你信不信我可以不用停半次,一口气把可以把你拉到我家”。

我把相机架在后座,她一路吹风,一路指着旁边的东西给我说:“你看那栋房子,是我一个小学同学家的。以前他还在班里说梦见我了,然后让其他同学一定不要碰到我,不然就会变成恶鬼。后来就有很多同学碰到我,就赶紧拍拍身子。你说是不是很搞笑,哈哈哈”。

她要打扫、做饭,还要准备隔天豆浆的食材,我只能抽空在期间采访。

“以前一直以为只是胎记,初三的时候严重的几个月的听不见,带去了广州医院检查后才说是先天性血管瘤,不过家里连1万元的检查费都交不起了,更不用说100万治疗费了,我妈也只能让我以后靠自己了,所以我就开始做暑假工啦,刷淘宝评论啦,做微商啦,对了,我还被骗了好几次,哈哈哈。”。

“那你有没有目标,什么时候赚到多少钱?”,我问。
“嗯……一个月最少500吧”
“那什么时候才能到100万啊!”
“也对哦。哈哈哈,不过我说最低嘛,当然可能更高。”她又笑了起来。

“不过我都做好最坏的打算了,网上说如果治不好还可以活到40岁,那么我就不高考了,专门做微商,然后赚多点钱带我爸妈一起去旅行”,她补充。

结束完了采访,她和我说想在我走之前,带我去海边玩一玩,我想刚好可以拍点素材就答应了。隔天早上7点她就准时骑着那台小电动在客栈楼下了。

“嗯,有你的份,这个糯米包料很足的哦,不过现在老板偷工减料了,要不然以前更足”,她把买好的早餐递给我。

我托着一大袋设备座在她后座,我询问她是不是常和朋友去海边,她说同学都不愿意和她一块玩:“以前班级的有个挺好的男生,我挺想和他做朋友的,有一次回家在巷子看到了他和同学一起,我就壮胆和他打了下招呼,他就冲着旁边的同学说:嘿,你看你媳妇如花在叫你呢!后来我就再不敢和他说话了”。

“有时候,我好渴望和别人玩在一起啊,别人要对我好一倍,我会对他好十倍!”她握着电动车的把手,加速了起来。

她把车停在一个海边的一个店铺,走之前我问她你想喝什么,她说不用不用,我一再询问下,她才说就矿泉水吧,我把康师傅绿茶递给了她,她笑着说绿茶哦,哇,好冰。

回来的路上,她和我说:要不然我用摩托把你载到火车站吧。

“你疯了吧,打的都要45分钟,就你这小电动车?”

哈哈,哈哈哈。

我在客栈门口与她告别,她才从口袋拿出两包皱皱的东西:嗯……给你泡吧,我自己卖的。

“嗯,有缘再见,加油!”,我接过了那两包芦荟冲剂。

“必须的!”她又开心的藏不住笑容,正午的阳光从客栈的广告牌上打了下来,把她肿胀的下嘴唇照得格外的鲜红。

小道的两边人潮涌动,我望着她熟练的骑那一辆鲜黄色的小电动车渐渐地开远,不过隐约间似乎还总能听见那无比雀跃的笑声。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